2017年方過半,創投圈的 “風口”已經是換了一波又一波,共享單車接連交出了幾份尸檢報告, 共享充電寶的 “故事”許久沒了動靜。終于,在這兩周,資本與媒體迅速把 “無人便利店”架上了舞臺,使其成為被熱議、追捧的新主角。

 

這當然是一個足夠有理由火起來的話題。


去年年底,亞馬遜宣布推出名叫 Amazon Go的概念店,用戶掃描進店,自動結款,免去排隊、支付的操作,為 “無人零售”這個概念做足了鋪墊。而從今年六月底開始,先是 “F5未來商店”獲得了3000萬元的A+輪融資,緊接著,“繽果盒子”宣布已完成A輪融資,金額超1億元;傳統零售品牌娃哈哈大筆一揮,和深蘭科技簽了份 “3年10萬臺,10年百萬臺”的單子,聯手螞蟻金服推出take go無人店,阿里在造物節上曬出的 “淘咖啡”也在朋友圈里連刷幾屏。


資本涌入,巨頭布局, 好不熱鬧,已經被 “共享”霸占太久的創投圈顯然需要一個新的“IP”,因而一個被反復提及的問題是——

 

“無人便利店”會是一個真風口嗎?

 

無人便利店之所以讓人興奮,原因無外乎兩點:其一是在租金、人力成本的方面的優勢,其二是為消費者提供更便捷的購物體驗。

 

 

現有的無人便利店項目可以簡單粗暴地分為兩大類: 一類是以Amazon GO 、take go為代表的全智能型,  一類是以消費者自主取代收銀員的半智能型。

 

亞馬遜的Amazon GO ,打出了 “just walk out”的slogan,理想狀態是顧客在通過手機掃描二維碼進門后,拿上挑選好的商品便可直接出門,離開商店,顧客會收到賬單,而費用已經從其Amazon賬戶上劃走。整個過程中無需排隊結賬。

 

而國內無人便利店項目目前主流的方式是,在掃碼進門,選好心儀的商品后,需要將商品集中放置到收銀臺檢測區,再進行掃碼支付,繼而離店。

 

“租金、人力成本的大幅增長”被看作是“無人便利店”誕生的驅動因素,因此,可以看到,關于“無人便利店”的討論集中在了能不能大幅地節約成本,提升店面坪效上來。

 

繽果盒子的CEO陳子林給出了這樣的一個數據:

 

一個15平方米的繽果盒子,能提供超過800個SKU , 這與40平方米的傳統便利店所能承載的SKU相當,原因是繽果盒子里不設傳統便利店所有的倉儲備貨空間,而一般便利店需要至少4人維持運營,而繽果盒子,只需4個人就能維持40家店的運營,租金能節省大半, “運營成本卻不到傳統便利店的15%”。

 

但是,真的如此美好嗎?

 

更低的投入成本?更高的效率?

 

更賺錢自然是壓縮成本的目的,在一些無人便利店創業者看來,似乎只要盡可能地讓空間里擠進盡可能豐富的貨品,加施之智能識別、支付手段,就能輕松達成。然而,零售人超市老萬卻算了另一筆賬:

 

 

就坪效來看,無人便利店并沒有優于諸如7-11之類的日系便利店,而目前20萬一個的便利店盒子(20平大小)的投入成本也遠遠高出了一家90平的普通便利店。雖然無人便利店在資金、人力成本方面確實能占據些優勢,但即使是4個人能維運40家店,或者按另一說法,2個人能維持7家店的運營,其硬件上的巨大投入,從很大程度上幾乎毫不費力地能夠覆蓋掉費心費力想要剩下來的租金、人力成本,從提升效率上來看,較于7-11等連鎖便利店也并沒有明顯的改善。

 

更便捷的消費體驗?

 

顯然,亞馬遜提供的是更為流暢的購物體驗,在掃碼進門之后,你甚至無需再掏出手機,安心選購商品即可,但是相對來說,其對于技術也有了更高的要求。而更多產品選擇的,集合型讀取電子價簽進行結算的方式,依舊需要用戶進行 “支付”這個操作,這就意味著在結算臺會有程度的顧客滯留的情況出現。

 

更關鍵的是,為了追求 “租金的便宜”,現有的封閉式的無人便利店面積都不大。國內盒子們一般只有15平到20平,除去貨品占據的面積,能夠容納的人數本身已經是非常有限了,顧客能否快速地流通對于體驗來說非常重要。但是為了盡可能多地滿足用戶的需求,吸引用戶、提高客單價, “無人便利店”里有需要盡可能多的 SKU,而這又增加了用戶在選擇上的時間成本,如若高峰期碰到一位 “選擇困難癥”的朋友,店面內走不動身也是有可能的。想要不排隊?不存在的。你看,即使是面積高達167平米的Amazon go目前能夠運營的條件也是:店內少于20人,或者當他們移動緩慢時。

 

然而,我們需要把目光放得更長遠一些

 

 “無人便利店”要想真正做到便利,高密度的鋪點是,換句話說就是規模化。現有的 “無人便利店”項目,一個“店鋪”的投入成本從2萬到20萬不等,當 “盒子”的規模化生產得以成立的時候,其生產成本也是會隨之降低的。

 

然而,規模化不僅僅是對項目硬件設施生產的供應鏈提出了非常巨大的挑戰,同時,也對店內銷售商品的供應鏈有著很高的要求。而后者,不僅僅是依靠資本就能得到很好解決。

 

繽果盒子的背后依托著傳統零售商大潤發,Take go背后有娃哈哈、阿里,沒有“靠山”的“草根”創業者很難僅憑資本的支持進行迅速的擴張。而反過來說,手中不具備零售資源的風投機構,若是只給項目提供錢本身,意義也是不大的,除此之外,產品技術方面的研發費用也會是一筆巨大的花銷。

 

巨頭入局,各家又有何種心思

 

居然之家:圍繞會員的多元化場景服務

 

主營家居建材賣場的的居然之家,是被外界冠以 “跨界者”的頭銜入局無人便利店的。然而,在他們自己看來,這不過是其在零售多元化場景下的又一次嘗試。

 

2016年,居然之家的董事長汪林朋曾提出集團轉型升級的新方向:“現在消費者已經逐漸從生理需求轉型升級到精神需求,居然之家也要從之前的解決消費者住的問題進行創新。跟上大消費時代的來臨,是企業發展的勢在必行。”據此,做賣場、家裝的居然之家開始進駐商超、健身中心等領域。而這些嘗試,主要是以集團的注冊會員體系作為支撐。


為了沉淀用戶,居然之家很早便針對集團消費者推出了會員忠誠計劃,旗下會員享有專屬折扣、送貨上門等服務。經年下來,居然之家已經在范圍內積累了600萬名會員,其中北京會員數為50萬名,這些會員都是通過購買居然之家旗下的家居商品而來。

 

然而,對于絕大多數消費者而言,家居建材的購買,雖然客單價非常可觀,但是消費頻率極低,有的甚至是一次性的,這意味著大多數的會員在居然之家這個平臺上是極度缺乏活性的,而對于會員來說,自己賬戶中的大量積分也是沒有合適的利用渠道。顯然,集團需要打造更高頻的消費場景去黏結消費者、盤活集納來的會員。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同時也是出于豐富業態的考量,在過去兩年,居然之家先后在北京推出了安康超市、 怡食家超市,這兩家超市主打的是進口食品,分別位于居然之家兩個門店大樓的負一樓內,面積均達5000平以上。

 

將超市建立在自家大樓之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為了節約場地成本,此外,尋找如此大面積的門店、場地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留給居然之家的選擇并不多。

 

但是這帶來的一個直接問題是,居然之家的大多數門店都并非處于人流密集的地帶,甚至可以說是遠離一般的社區、寫字樓、商貿中心的,這意味著很難有穩定的客流量,直接影響的便是超市內商品的銷售流通,盡管針對會員,超市開放了線上線下的一體式服務,但顯然還遠遠不夠。他們需要建立更易觸達到消費人群的 “觸手”。

 

嘗試過的直接的方式是選擇人流密集的地方,諸如地鐵口、社區門口,設點地推,但這方法著實也太過費時費力,累貨而來還要累貨而去,不劃算。也正是據此,居然之家的商超業務部開始構思無人便利店這件事。


元璟資本的郭翌從去年6月份便開始關注無人零售,他告訴虎嗅,在他看來大的亮點在于相對于傳統的便利店,無人便利店能快速的擴張——標準化的盒子,意味著能快速批量生產,輕人工化的運營,意味著省去了部分招聘、培訓的環節。他認為,在消費者對于即時性購物的需求尚未能得到很好滿足的前提條件下,以更快的方式鋪點,迅速到達人群才是關鍵的關鍵,所謂的無人、智能都只是手段,而非目的。

 

對于居然之家而言,相較于以傳統的方式去開便利店,投放無人的盒子似乎是更便利快捷的選擇之一。在采訪過程中,居然之家旗下怡食家CEO安利英反復跟虎嗅強調的就是兩個字:效率。

 

居然之家并不打算死磕所謂的無人便利店,她坦言,“我就是個做零售的,什么東西對我來講,賬算得過來就做什么,而已。”  安利英認為,脫離場景討論客單價是沒有意義的,有時越密集的場所,其客單價反而是越低的,基本上消費者在便利性地買一點東西之后就離開了。”而圍繞提升效率這一點,依據不同的場景,居然之家可以選擇不同類型的“觸手”,可以是無人便利店,也可以是自動販售機。“有的模塊你是不值得付費,你要把它打的非常成本低,組合在一起,新的這個模塊才會特別的有戰斗力。”

 

阿里:用技術賦能線下實體店,做 “水電煤”

 

真正點燃無人便利店這個話題的無疑是阿里

 

在月初的阿里造物節上, “淘咖啡”一舉亮相,于此同時,阿里CEO張勇在大會上稱,希望能 “利用我們的大數據、利用我們的新技術、利用我們制造端的改革和升級,利用我們創新的金融手段,能夠完成我們人、貨、場的重構”,做大家的 “水電煤”。


在電商時代,阿里為商戶打造線上平臺,而當線成本優勢式微時,天花板將阿里轉逼至線下。 “提供基礎設施”是阿里近來在不斷強調的——一如為用戶提供在線交易平臺的淘寶,在拋出了 “新零售”概念之后,阿里想做的會是用一套新的技術去賦能線下的實體店。

 

“淘咖啡”相關負責人應宏對媒體表示,“未來在技術和成本可控的前提下,這套技術將展開更多的授權合作,在商業領域進行復制和擴張。”這或許意味著,在未來不太可能看到阿里真的自主推出連鎖的無人 “淘咖啡”,7月初在杭州亮相的 “淘咖啡”只是阿里一套可以應用于線下實體店的各類技術集中展示的樣板間,而之后,它更可能也更有優勢的,其實是去為諸多的線下實體零售商去提供成套的技術解決方案。

 

終的呈現形式也不是所謂 “無人便利店”的模樣,而是在某些可能的零售環節實現去人工化。

 

比如大型超市里的無人收銀臺,比如傳統便利店的無人結算歸,或者是作為商場關門后用戶即時購物需求在時間上的補充,甚至訂貨、防損等環節的自動化,同時通過對于線下用戶行為數據的獲取,反溯到線上,進而影響到后端的決策。“淘咖啡”只是阿里這一套線下零售技術落地的一種方式但卻并非方式,而從某種意義上說,這與京東的新通路翻盤百萬便利店的邏輯是如出一轍的。

 

僅管阿里試水的“淘咖啡”被業內人士評價為技術上沒硬貨的概念噱頭,不過是人臉識別+RFID技術的打包,但是已經從亞馬遜挖來了Amazon Go項目負責人的阿里,在技術上的提升也是可期的。而包括一眾諸如繽果盒子、 F5未來商店的創業項目,在資本的推動下也會迅速地進行技術的更新迭代。

 

電商巨頭在線量吃緊后,借用技術入局線下實體店,傳統零售商希望則以更輕巧便捷地方式搭建網絡,各自在已有的邏輯中自洽。無人便利店作為一種補充型零售業態會在程度上侵蝕掉部分傳統便利店尤其是夫妻店的蛋糕,但是遠遠談不上顛覆,然而無人零售的相關技術的升級落地,卻是一個大的方向

 

  • 現有的所謂無人便利店,相較于傳統便利店,只做了前段的技術升級,但是對于零售的核心——供應鏈的升級改造基本上是幾乎沒有涉及的。

     

  • 作為“新物種”,無人便利店更多將是從傳統夫妻店手里搶生意,對于日系便利店的沖擊不大。很大原因是日系便利店的鮮食部分占據了30-40%的銷售額。雖然有F5未來商店這類的項目通過機械臂組合想解決鮮食銷售的問題,但是這也對項目的擴張提出了新的難題。

  • 今后的無人便利店是補充而非主流,無人技術落地于其他實體零售業態才是大方向。